水立方運行團隊:多手準備 安全辦賽

2021年01月17日09:39

來源:北京青年報

  首批近50名工作人員全部到位 覆蓋競賽組織、場館管理、人員管理、技術、電力、安保、醫療防疫等36個業務領域水立方運行團隊:多手準備 安全辦賽

  隨着北京冬奧會各競賽場館的全部竣工,12個競賽場館(羣)運行團隊已全部實現一線辦公,這也是2022年北京冬奧會籌辦工作向賽時體制轉變的重要標誌。

  目前,所有場館(羣)的核心工作人員超過500人,運行團隊還將不斷壯大隊伍力量,為全力辦好冬奧賽事而努力。從今天開始,北京青年報記者將帶您探訪冬奧會競賽場館,瞭解各運行團隊的工作情況和工作成果,共同感受冬奧腳步的日益臨近。

  2020年11月23日,國家游泳中心場館運行團隊正式入駐水立方,用最短的時間全部實現了一線辦公,這是國家游泳中心冬奧會籌辦工作向賽時體制轉變的重要標誌。目前,該館首批將近50名工作人員全部到位,覆蓋競賽組織、場館管理、人員管理、技術、電力、安保、醫療防疫等36個業務領域。從現在開始,至北京2022年冬奧會舉辦之時,乃至結束之後的一段時間內,他們將肩負國家游泳中心圍繞冬奧會運行的重任。

  全新籌備:體現體育精神 融入人文、經濟、社會等內涵

  在國家游泳中心場館運行團隊場館服務副主任、場館運行祕書長劉輝看來,奧運會場館運行的模式與以往普通運動會競賽委員會的模式有很大不同。這個模式的目標不僅僅是應對比賽,而是穿插了更多的體育精神在裏面,因為奧運會本身就不單純是競技比賽,甚至還肩負着推動社會多個領域發展的責任。而未來與其他場館的運行團隊面臨的情況一樣,他們的運行團隊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難,或者説現在需要着手解決的最大問題就是“如何在疫情下辦賽”。具體來講,就是如何應對冰壺測試賽的延期,如何更好地,如期地、安全地搞好接下來承接的測試活動。現在的特殊情形大家都沒有經歷過,只能是不斷摸索、不斷地調整策略。

  “場館模式是在一個競賽場館裏面,對於比賽的所有願景都要完成,雖然是以競賽為核心,但承擔的是更大的奧林匹克使命,被賦予了更多的內容進來,圍繞體育超越體育,附加更多的體育、人文、經濟社會等等內涵,比如有文化內容、形象景觀、體育競賽、頒獎、市場、贊助商服務等等。由於奧運會不是普通的競技運動會,任務目標不一樣,模式就完全不一樣。”劉輝説,“我們的團隊來自社會各行各業,這是頂層設計所要求的,我們這個團隊的人也不見得就是搞體育出身的。冬奧會的場館運行階段包括早期的孵化階段,由各個部門來推動前進,推動場館的空間、流線設計,人員計劃、物資運行計劃等等。隨着時間的推移則轉為計劃團隊階段,也就是實體,這時候要由祕書長來帶領,團隊就要初步進入雛形。接下來逐步再轉入測試和運行就緒階段,就是我們現在處的這個階段,這時賽時核心團隊已經搭建完成,帶領各個業務領域共同來工作。在經過測試和運行階段之後,我們會轉為真正的測試團隊,這個籌備期很長。但是我認為很合理,也是被百年奧運會史、經過多屆奧運會的舉辦所積累下的寶貴經驗,有着自己的時間軸。”

  運行團隊:主任負責制 以“單項指揮、雙向彙報”模式運行

  據劉輝介紹,提出場館運行計劃團隊概念是在2019年11月,他是國家游泳中心場館運行團隊任命到位的第一人。2020年10月所有的冬奧會場館主任都得到了任命,標誌着冬奧會各個場館的運行進入實際操作階段。2020年11月23日國家游泳中心場館運行團隊正式入駐水立方辦公。從各個相關單位選調、借調、任命的工作人員以及志願者“一聲令下,全部到位”。

  據瞭解,水立方運行團隊在場館主任的統領架構下,設祕書長一人,常務副主任一名,其餘還有五名副主任,分別主管屬地、媒體、安保、後勤以及防疫。幾名副主任都是專業人士,有來自國家體育總局多年從事冬季運動項目的管理者、經驗豐富的公安戰線上的領導者、醫學專家、國家游泳中心的高層管理者以及資深媒體工作者等等。目前的50名運行團隊成員中有43人為正式成員,另有7名志願服務者。而到了冬奧會賽時,最多會有2000以上的人員參與到這個龐大的運行團隊中,成員還將包括大量的志願者,以及部分合同商。

  劉輝對北京青年報記者概括道,“我認同這樣的説法,運行團隊是場館運行工作的主體,也是賽時承擔一線運行指揮、競賽組織、賽時服務、運行保障、資源調配等綜合任務的戰鬥集體。組建場館團隊是場館化的重要標誌。場館化,即將人財物、空間資源、運行計劃等在場館層面進行一系列整合與規範的動態過程,是國際通用的奧運會籌辦組織模式,是實現場館高效運行的必經過程。場館化辦公意義重大,一是將籌辦工作的重心調整到場館運行上來,將對之前制定的系列運行計劃、政策標準、運行程序等進行實戰檢驗;二是將籌辦優勢力量集聚到運行團隊中,將問題發現在場館,解決在場館;三是將全體工作人員納入場館管理體系,團隊採取主任負責制以及‘單項指揮、雙向彙報’的運行模式,力求高效決策、高效運轉。”

  面臨挑戰:做好多手準備 如期安全辦賽

  劉輝表示,目前他們的運行團隊必須要面臨的問題和挑戰就是疫情下如何更好更安全地舉辦冰壺測試活動乃至冬奧會期間冰壺比賽。“這個困難準確地講並不僅僅是我們運行團隊面臨的困難,往大了説,這是整個國際奧林匹克事業面臨的巨大困難和一場前所未有的嚴峻考驗。”他説。

  百年奧運會原本有一系列的時間管理,但是大家都遇到了這種百年未見之大變局。比如原本計劃在今年2月份將要進行的測試賽測不了,那怎麼辦?場地該如何得到驗證,團隊又該如何得到鍛鍊等等。現在經過和國際奧委會、單項協會(冰壺)協商,改為在冰立方進行測試活動,變為國內比賽,只能重打鼓另開張,所有積分體系、資格體系等均被打亂。沒有資格賽,就選不出隊伍,選不出參加冬季奧運會的人,該如何應變?這些都是巨大的考驗。

  劉輝説:“最大的困難就來自於這些變化,人員、物資的進入、出資模式等等通通被打亂,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原定的錦標賽都辦不成,競賽業務部門要抓緊和單項協會、體育總局等相關部門溝通,緊急協調。當整個世界的各個體系被打亂,按了暫停鍵,進入紊亂狀態的時候,中國、北京的冬奧組委如何去挑戰,到我們這裏則轉化為如何如期、安全地舉辦冰壺比賽的問題。這種情形大家以前都沒見過,都是在摸索中,只能是不斷地調整策略,做好多手準備,想方設法地如期辦賽,克服困難也要達成目標。”文/本報記者 劉艾林 統籌/杜鋭

  探館

  “水立方”華麗變身“冰立方”

  國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標誌性場館,承擔了游泳、跳水、花樣游泳等水上比賽項目。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期間將承接冰壺和輪椅冰壺比賽項目。

  該場館在2019年首次完成游泳池與冰場的轉換,成為世界首座完成“水冰轉換”的場館,實現了“水立方”變為“冰立方”的華麗轉身。並於當年12月,成功舉辦了中國青少年冰壺公開賽,並完成了賽道認證,成為第一個開啓高規格冰上賽事並率先進入實戰測試階段的冬奧場館。

  根據改造方案,“水立方”改造涉及建築、結構、防水、膜維修等工程領域,約70個獨立施工區,50000平方米的改造面積。

  國家游泳中心由“水立方”改造成“冰立方”後,比賽大廳將具備冰上賽事、水上賽事及大型商業活動的承辦條件。賽後,將在游泳季和冰上季之間不斷切換,春夏秋三個季節將成為“水立方”,用於水上運動;冬季則變身為“冰立方”,用於開展冰上運動,成為奧運場館可持續利用的典範。同時,為做好場館的後期運營,國家游泳中心還利用南廣場地下空間建立了兩塊冰面,一塊為標準冰場,另一塊為冰壺場地。屆時,將作為奧林匹克中心區冰壺項目體驗基地,為大眾提供開放的平台,為3億人蔘與冰雪運動提供助力。

  2020年11月27日,國家游泳中心冰壺場館改造工程順利通過完工驗收,成為北京2022年冬奧會第一個實現完工的改造場館。從2020年12月10日開始,僅用了10余天,全新的冰面完成製冰。這是由中國團隊獨立完成的第一塊冰場,為冬奧場館建設貢獻了中國智慧。2020年12月21日,在北京國資公司的指導下,在北京冬奧組委和市重大辦的支持下,水立方完成第二次“水冰轉換”,有效縮短了轉換工期,僅用20天就完成了結構轉換,具備了製冰條件。第二期“全民冬奧冰壺體驗項目”也同時啓動,來自北京市第二中學分校的800餘名初中生成為第一批體驗者。

  文/本報記者 劉艾林 攝影/本報記者  黃亮

  專訪

  王冰玉:用另一種方式延續冰壺人生

  在國家游泳中心場館運行團隊中,有一名既普通又不平凡的工作人員。説她普通,她僅是36個具體業務領域中的一名負責人,準確地説,是體育部冰壺項目的競賽主任;説她不平凡,因為她的身份曾被人們形象地形容為“一片冰心在玉壺”,她就是冬奧組委運動員委員會的成員之一、原中國女子冰壺隊隊長、世錦賽冠軍王冰玉。

  用王冰玉自己的話來説,從2018年8月開始接觸冬奧組委的工作開始到現在的兩年多來,她的心態、狀態每天都在改變,對於冬奧會的感觸每天都在加深,在昇華。王冰玉對北京青年報記者敞開心扉道:“包括不少記者在內的很多人不止一次地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你是否適應了身份和角色的轉變,與以往做運動員時有什麼不同?我對此作出過回答,現在則又有了新的認識。因為當我作為運行團隊的一員來到水立方之後,親身接觸到了這座神奇的場館,目睹了它向冰立方的成功轉換,看到了那讓我無比熟悉的冰壺比賽場地,我的心都開始澎湃了。我意識到,冬奧會真的就要來了,它已經臨近了,我正在感受它越來越熱烈的氛圍。我躍躍欲試,迫切想為它做些什麼。”

  王冰玉説,“剛一開始進入冬奧組委工作時,我還是有些運動員的心態,有些擔心,因為從未接觸過行政性質的工作,怕自己搞不好。而逐步地我就把自己的心態從運動員身份轉變為競賽組織者的身份,也需要更宏觀地看待冰壺這個項目。當運動員的時候我只需要了解冰壺的技戰術就可以,現在更多的是要知道如何舉辦一場成功的賽事。我每天都會思考,作為一名服務者,如何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到盡善盡美。運動員是奧運會的主體,我自己做過運動員,我知道運動員能夠參加奧運會對於他們意味着什麼,有多麼的艱辛。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來參賽的運動員有一個完美的賽場環境,有一份難忘的參加奧運會的經歷。現在我這種角色轉換的過程還在持續中,還在不停地變化,在自己的思想裏還處在一個不斷更新的過程當中,也許以後還會有新的感觸。”

  王冰玉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如果説此前一段時間的工作還有些紙上談兵的意味的話,那麼現在,也就是從我加入運行團隊,來到水立方場館之後,工作就變得更加具體和務實了。一名運動員來到冰壺場館,從入口到更衣室,再到比賽入口,這些都需要專業人員根據運動員的需求去設計,我現在就是這樣一個設計者的角色,希望自己能做好,給運動員提供更好的保障。當我和同事們拿着圖紙,一間屋子一間屋子地勘察時,就是身臨其境的感覺,也會喚起我的回憶。我希望通過自己和團隊的努力,讓運動員無論拿到什麼成績,都覺得不虛此行,讓2022年北京冬奧會給他們留下一個非常深刻的印象。我已經準備好了全身心地投入,用另外一種形式,延續我的冰壺人生。”

  雷懿:做好賽時24小時堅守賽場準備

  國家游泳中心場館運行團隊的場館常務副主任雷懿,有着多年在國家體育總局冬季運動管理中心工作的經歷,她也曾經擔當過冬運中心冰球冰壺部副部長、中國冰壺國家集訓隊領隊等職務,她現在國家游泳中心這個團隊中負責體育、體育展示、反興奮劑以及慶典儀式等業務領域。雷懿現在心中最大的願望就是冰壺測試活動能夠安全、按時、順利地完成,讓場館場地早日達標。並且,她和團隊成員都已經做好了賽時全身心投入,甚至每天24小時堅守賽場的準備。

  雷懿介紹説,她負責的四個業務領域當中,反興奮劑、慶典儀式是屬於賽時部分的需要,她現在最為擔心的還是場地測試問題。“新冠疫情打亂了我們的既定時間表和大多數的計劃部署。原計劃2月份將要在水立方舉行的世青賽以及3月份的世錦賽時間都發生了變動,其中世青賽取消,世錦賽推遲,而這兩項國際賽事是我們場館最為重要的測試活動。現在世錦賽的新定時間大概要推遲到九十月份。而目前來説,能夠起一定替代測試作用的就是4月份的測試活動,這應該是一個國內範圍的邀請賽,沒有國外選手參與。我們屆時希望請到來自加拿大和蘇格蘭的製冰師,雖然有一些困難,但是我們會盡量爭取。場館的鋼結構已經符合各方面要求,但是冰面的質量一定要按照國際A類賽事的要求嚴格執行,這些都要通過測試賽和測試活動來完成。”

  雷懿説,“我們都做好了準備,如果説現在的工作時間和強度還有一些可以自我調整的餘地,那麼在賽時就會全天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可能連回家的時間都沒有。不僅在心理上,在物質上我們也要有所準備,甚至連行軍牀都備好了。我們一定要全力做好場館的各項保障工作,儘自己的力量,讓水立方的運行、讓冬奧會的運行圓滿完成,不出一絲紕漏。”

  本組文/本報記者 劉艾林

  北京宣傳文化引導基金資助項目


編輯:陳夢伊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