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民警肖振宇榮獲2020全國“最美基層民警”

2021年01月18日21:39

來源:河南日報客户端

     河南日報客户端記者 李鳳虎

  1月18日,2020全國“最美基層民警”入選名單發佈,20名基層民警獲得“2020最美基層民警”稱號,17名民警獲得提名獎。其中,南陽市公安局情指聯勤中心民警肖振宇獲得“2020最美基層民警”稱號。

  肖振宇,1979年1月出生,榮立個人三等功4次、個人嘉獎6次,獲評河南省公安機關“中原衞士”、南陽市“百優”政法幹警等榮譽稱號。

  2017年起,肖振宇加入“寶貝回家尋子網”志願者團隊,利用業餘時間參與公益尋親600餘次,成功幫助600餘個家庭實現了團圓夢。走失10年的新疆女孩歲某成功與家人團聚,方城女子付某為已逝母親找到家,雲南女子茶某被拐21年後回家,未出生即遭遇離別的何某在父親節與生父團聚,失憶多年的夏某回到離別30餘年的家……一個個團圓故事背後,凝聚着肖振宇的付出。2019年9月,南陽市公安局成立“肖振宇尋親工作室”。一年多來,他幫全國306個家庭找到了被拐或失散多年的親人。

  1月18日晚上,由中央宣傳部、公安部、中央廣播電視總枱共同主辦的“閃亮的名字——2020最美基層民警發佈儀式”在央視社會與法頻道播出。此次發佈儀式分為“大考面前 無悔擔當”“打擊犯罪、懲惡揚善”“紮根羣眾、一心為民”“守衞邊疆、赤子情懷”四個篇章,由最美人物事蹟展播、獲獎人物訪談、文藝節目表演和頒獎儀式組成。

  新聞1+1>>>

  讓愛照亮回家的路

  ——記全國“最美基層民警”、南陽市公安局情指聯勤中心民警肖振宇

  河南日報客户端記者 李鳳虎

  失憶30年的花甲老人找到家人,離散27年後一家人終於團聚,養女幫養母尋到親人……這些感人的現場,都有一位民警出現。

  熱心公益尋親,4年來幫助600多個家庭實現團圓夢,讓一個又一個家庭重續親情,終結思念之苦,他被稱為“河南尋親第一人”。

  他,就是全國“最美基層民警”、南陽市公安局情指聯勤中心民警肖振宇。

  1月14日,記者走進南陽市公安局“肖振宇尋親工作室”,聽肖振宇講述尋親路上的堅守故事。 

  一部電影讓他踏上公益尋親路

  上午10點,記者見到肖振宇時,他的兩部手機響個不停,或接手機電話,或接微信語音。

  “肖警官,我的侄子在安徽蒙城縣走失8年,麻煩幫我找找。”“肖大哥,我母親今年90歲,只盼有生之年能見到失蹤21年的哥哥。”“2009年我姐姐到河北打工,從此下落不明。”……電話裏或是焦急的聲音,或是悲傷的哭泣。

  “別急,慢慢説,把你知道的信息説得越詳細越好。”“我會盡力的,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肖振宇在電話中安慰,同時把求助內容詳細記在尋親日記本上。

  一個多小時後,肖振宇不再那麼忙碌了。“咕咚咕咚”,他一口氣喝完杯中的水。

  “每個走失家庭的背後都是一個充滿淚水的傷痛故事,每次接到救助電話,我的心都是揪心的刺痛。在尋親過程中,我總是將這種痛化作尋親的動力,儘快幫求助者一家人早日團圓。”肖振宇説。

  今年41歲的肖振宇,從警18年,長期從事警情信息研判工作。他出色的公安業績,社會上知道的不多,但是這兩年他頻頻被社會關注,卻是因為他的“第二職業”——公益尋親。

  肖振宇走上公益尋親之路,和一部打拐題材的電影《失孤》有關。2017年,肖振宇陪妻子觀看了《失孤》這部電影。

  “這部電影對我觸動很大,我也是一位父親,也曾有兒子和我在商場短暫走失的經歷,分離時的焦急、瘋狂,我有深切感受。”肖振宇説,在中國還有不少失散家庭,他們可能與《失孤》中的父親一樣,一次次踏上尋親之路,又一次次經受失望。“看過電影后,我當即有了一個想法,要為更多失散家庭找到親人。”

  2017年,肖振宇加入了全國公益性尋親網站“寶貝回家尋子網”的志願者團隊。尋親志願者靠腳步和一股子熱情去幫助求助人圓夢,他們的努力讓肖振宇感動。

  “傳統的方式耗時費力,現在已經是大數據時代,我從事的工作是數據分析研判工作,能讓尋人更便利。”肖振宇將這一想法向南陽市公安局領導作了彙報,得到了大力支持。

  爭分奪秒 為了讓團圓不留遺憾

  在肖振宇的辦公桌上,3個紅色的筆記本引起了記者的注意。每個筆記本的首頁上都寫着“爭分奪秒”“天下無拐,無失無孤”幾個字。

  筆記本里記錄了近千起尋親案例的查找過程,還有肖振宇總結的尋人訣竅。字裏行間有尋人遇困的糾結,更有尋人成功的高興。

  “‘爭分奪秒’四個字是我後來補上去的,《失孤》影片中,那位因尋女無果而瘋掉的母親絕望自殺後,她的女兒被找到。這種虐心的巧合不是電影中才有的,是真實存在的。” 肖振宇説,“我也遇到過這種尋親案例,有的是尋親父母年事已高,等不到團聚時刻就已離世;有的是失散人員遭遇意外,無法再與家人重敍親情。尋親必須要爭分奪秒,讓尋親家庭第一時間團聚,不留人生遺憾。”

  一位新疆老人去世前未見到失散女兒的遺憾故事,肖振宇至今難忘。

  2019年年底,肖振宇接到尋親志願者的電話,請他幫助被拐賣20多年的女子張某尋找家人。根據張某提供的父母名字,肖振宇沒有查到相匹配的信息。經過四個多月的不懈努力,他發現一位新疆老人疑似張某的父親。

  穩妥起見,志願者為雙方進行了DNA比對,結果比對成功。肖振宇將這一好消息告知老人時,卻意外得知,在比對結果出來的前一天,老人去世了。

  就晚了一天,張某與父親陰陽兩隔。“如果能早一點確認信息,哪怕早一天,這對父女也許還能見上一面。”這件事讓肖振宇一直難以釋懷。

  類似的尋親案例不止一個。廣西朱某三兄弟尋找28年前被人拐賣到安徽的母親王某,肖振宇費盡周折找到王某的所在地,但她已於多年前去世。肖振宇打電話告知朱某結果時,電話那頭的三兄弟哭得撕心裂肺。

  通過這些案例,肖振宇深刻認識到“爭分奪秒”的意義,他把這幾個字寫在筆記本上,時刻警醒自己,尋人要快點,再快點。

  “如果有時間,我儘量陪求助人去認親。那一幕幕感人至深的團聚畫面,一個個心酸的離別故事,都會為我的公益尋親路注入動力。”肖振宇説。

  用愛堅守 讓回家的路不再漫長

  尋親志願者發來的信息中,多數是涉及失蹤、被拐的。肖振宇的工作並不輕鬆,如何在不影響工作的前提下做好尋親信息查詢?他只能白天把本職工作做好,將晚上和空閒時間全部用來尋人,熬夜成了常態。

  尋人工作雖然有高科技助力,卻並不容易。很多案例中,求助者提供的信息非常模糊,可能只記得一個模糊的地名或人名,所尋找的人大多與求助者離散了幾年甚至幾十年。有時候,尋人辦法都用完也未必有結果。在平時工作中,肖振宇更注意向求助人打聽被尋人的方言、特殊風俗、親人稱呼、家鄉特產等,因為這些都可能成為突破口。

  2020年5月,肖振宇接到方城縣被拐女子茶正芳尋親的請求。年幼時被拐,離開家人21年,茶正芳提供的親人的信息都是錯的,尋親一度陷入僵局。交談中,茶正芳跟肖振宇説,她的家鄉盛產芒果和茶葉。根據這一關鍵線索,肖振宇將尋親範圍鎖定在雲南省臨滄市永德縣。

  在對這一區域茶姓居民信息進行梳理,他發現一户人家中有兩人的名字與茶正芳母親和哥哥名字相似。經當地警方確認,這户人家21年前確實丟過一個女兒。得知尋親成功的那一刻,肖振宇的喜悦之情溢於言表。

  河北蔚縣楊莊窠鄉的王愛月是父母抱養的孩子。一次偶然的機會,王愛月得知養母已與家人失散30年。為了不讓養母留下人生遺憾,她在網上發佈了為母尋親的消息。

  肖振宇被王愛月的行為所感動。根據王愛月養母提供的貴州家人模糊信息,肖振宇進行了數據比對。經過幾番周折,貴州黔西縣東北部的永燊鄉楓香村一羅姓家庭確認是王愛月養母尋找的家人。2020年中秋節,在肖振宇的幫助下,河北、貴州兩家人期待了30年的團圓夢,終於得以實現。

  4年來,肖振宇不辭辛勞,無怨無悔,積極幫助找尋走失、被拐人員和流浪人員,讓他們不再流離失所,回到自己温馨的家。他經手的成功尋親案例已逾600個,涉及全國各地。

  2019年9月,鑑於肖振宇在尋親方面的出色工作,南陽市公安局成立“肖振宇尋親工作室”。工作室成立一年多來,他就幫全國306個家庭找到了被拐或失蹤多年的親人。

  聽過不少離散的心酸故事,見過太多感人的認親場面,肖振宇感受到,生離帶給一個家庭的痛苦,有時遠遠超過死別。“我願意為更多失散家庭導航,牽連起那些離散的血脈親情,讓更多家庭不再有生離之痛。”

  還有太多的家庭在期待團聚,太多的失散人員還沒有找到回家的路,好在肖振宇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的背後是成千上萬的公安民警和尋親志願者,他們始終在為“天下無拐,無失無孤”而勇往直前。


編輯:魏蔚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